生如夏花

priest重度迷恋患者,假的文手w

关于烈火浇愁的一点想法

那句“我觉得我儿子不是我儿子了”

嗯,没错,顾昀本昀了。


还有那句“为什么不给我大南方集中供暖”

我们北方人无所畏惧www


这剧情发展快的史无前例。

刀子戳得心疼死了w


如果没有那些镜花水月蝶,如果没有异控局,给人们一个残酷的现实,可能也比撕裂粉饰太平的伪装要好得多。


可是这些事又怎么说的清呢,大部分人在阳光下欢声笑语,总有人要躲在阴翳潮湿里,绝望得暗无天日。


牺牲个体而成就群体,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。


看完有种深深地无力感。。。


无论如何,我还是怀念那个穿着死亡芭比粉和黑西装织着毛衣的毕春生,虽然绝望,但是真实,但是有人的温度。


而她,在一只又一只看似无可奈何的推动她的手中,最后还是成了疯子。


敲碎的四颗头颅,是她这一生都摆脱不掉的噩梦啊。


(emm刀子戳得太难受了瞎写几句w


关于舟渡的日常(费渡视角,ooc避雷。)

如题,ooc归我,人设归甜甜。新人第一次发文紧张到手抖w


费渡其实并不讨厌骆闻舟抽烟,喜欢看他在氤氲的烟雾中垂眸的样子,还有亲他时浅浅的烟草味儿。


费渡最讨厌冬天,因为骆闻舟会逼着他穿秋裤和羽绒服,还有听不完的冬季防寒保暖小常识。


费渡的私人手机里东西很少,重要的东西只有两件,一是骆闻舟的电话号码,二是骆闻舟不穿衣服的照片。


费渡的车技很好,能在大雨里飙机车,能把他大到没朋友的SUV停进等闲人根本停不进去的车位,但是真到了床上开车就只有骆闻舟的份儿了,


费渡会在心血来潮的时候穿上骆闻舟的衣服,身体力行地向鼻血止不住的某人表演制服play。